海上遇风浪危在旦夕,齐声诵观音平安归来---网友反馈

小精灵 2017-9-21 635



海上遇风浪危在旦夕,齐声诵观音平安归来——心灵法门网友反馈
2017-09-18
海上遇风浪危在旦夕,齐声诵观音平安归来
感恩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
感恩龙天护法金刚菩萨!
感恩无我利他恩师卢军宏台长!
感恩师兄们能给我这个机会来分享我的学佛感悟!
我从小受到外婆的影响,一直会去寺庙里进香。那时候还不太懂,只知道菩萨是保佑我们的,看到菩萨要恭敬。这些年我的家庭、生活、工作都很顺利,我一直都觉得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在保佑我,心里时时存有感恩之心。
我总觉得人要善良一些,对菩萨要心诚一些。在家中我也会用念佛机播放大悲咒等一些经文,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念经,也觉得经文太难念,根本学不会。觉得只要心诚,其他都没关系的。可是这种想法在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当结缘了一本特殊的书籍之后发生了改变。
2012年观世音菩萨的圣诞日那天,我惯例到附近庙里去进香。进香之后我总舍不得离开寺庙,好像还有些事没做一样。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寺庙的结缘处,桌上放着许许多多的书籍、图像和音像碟片。以前我也曾经在结缘处看过一些书籍,可是觉得太深奥,看不懂,看了几眼就放下了,所有很少会再去结缘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了想法想去看看。我随手拿起了一本书,翻了几页,里面的语言如此通俗易懂,一问一答式的案例深深地吸引了我,合上书看了一下封面卢台长的《一命二运三风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卢台长的名字,那时我可能根本没想到在短短的几个月后他会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我把卢台长的这本书和几张碟片放入包中,放心满足的回家了。那一个下午,阳光明媚,我就在家中仔细的翻阅着这本书籍。其实我不是个爱看书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本书的内容如此着迷。不久天就暗下来了,我也把大半本书看完了。卢台长的字字句句好像都在点醒我,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悟,我豁然明白原来光烧香不念经是远远不够的,原来没有为打胎的孩子超度是很不好的,原来念小房子是那么神奇,原来放生、许愿是那么重要。
在我儿子2岁的时候我曾经打掉过一个孩子,我心想将近10年过去了,这个孩子应该不会在我身上了吧。当天晚上我就做梦了,梦见一个很黑的地方,2个像警察一样穿着制服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去每家每户敲门,可是没有一家人愿意接纳这个孩子。梦醒了,我意识到这个孩子还在我的身上。于是,第二天我就决定要念经了。
我正愁着哪里去找经书念经呢?这时我妈妈看见我在看卢台长的书,就告诉我,前段日子有一个亲戚曾经给过她一套卢台长的书,说第二天给我带来。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从妈妈手中接过那个袋子,打开一看,没想到经书、小房子、《入门手册》、《白话佛法》等等一整套很齐全。我如获至宝,心想一定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在为我和卢台长牵线搭桥呢!感恩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感恩大慈大悲卢台长!
拿到经书的第二天我便开始学着念大悲咒和心经。刚开始觉得好难,有好多字不认识还要看着拼音慢慢的学,我拿出曾经在普陀山请的大悲咒碟片,跟着一起唱一起学。就这样不知不觉念了一周,我便开始为曾经打胎的孩子念小房子了。
第一张小房子因为对经文还不是很熟,我念了整整一个下午。但是当我把第一张小房子,烧下去之后,神奇的梦境又来了。我梦见一个男孩子是个抱在怀里的小婴儿,金光灿灿,开心的笑着,周围好像还有莲花和佛乐。梦境很殊胜,之后第二张第三张小房子下去,也跟着有梦境来,都是孩子很开心的笑。我知道他收到小房子了。由于刚开始念小房子的时候,并不是很坚持,念了几张之后,就停滞没念了。梦境又来了,这一阶段梦到的都是孩子开心的笑了一会,被追杀了;或是孩子在梦里死了等等一些恐怖的梦。我知道这是在提醒我,小房子要立即跟进了。
在一年元宵节的时候,那天我把许愿的给孩子的21张小房子的最后几张全部烧下去了。晚上我就梦见2个女的,一个年纪大些,一个和我差不多的,抱着一个孩子来看我,和我说再见。我知道这个孩子超度掉了。小房子真的太灵验了。
再来分享一下学佛念经后我去泰国在海上遇风浪快艇危在旦夕,我们齐声诵观音平安归来的事情。
之前我们几位同事相约组团去泰国旅游,没想到我们在海上遇险,惊心动魄!感恩菩萨慈悲保佑我们平安归来!
我们去泰国正逢雨季,时而阵雨,时而大风。原定有出海的行程,但直到出海前一晚导游说码头还没给消息能不能出海,要到第二天早上才能给消息。当天晚上我的梦境不是很好,梦见被大海龟咬,被狗追。
醒来后有些担忧,希望今天出海的行程取消。一早起来后问了导游,答复是早上风不大可以出海,此时内心又有些隐隐担忧,所以建议同行的同事们在前往码头的大巴上一起念经。好在大巴上的同事还有孩子们都会念经,我们一起念了3遍大悲咒,3遍心经,21遍准提神咒,21遍消灾吉祥神咒。祈请菩萨慈悲保佑我们这次出海可以平安。
刚念好经我们就到达了码头,上了快艇。去程开了将近1个半小时,我们这个团18人,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晕的吐的稀里哗啦,我除了晕吐,颈椎还特别难受,两只手到手臂还有嘴唇全部麻掉到没有知觉,甚至双手还有些抽搐,真的特别难受。好不容易到了大小pp岛,难受的症状才有所减缓。
在简单的海里游玩后,我们返程了。因为有了去程的经验,一上船我就闭上眼睛头靠着准备进入睡眠状态,这样可以减少不适。就在快艇开出没多久,我就觉得快艇摇晃厉害,海水不断打在我的脸上,之后就开始听见伙伴的尖叫声。我睁开眼一看,吓坏了,大海的浪头高过我们的快艇,向我们打来,快艇左右剧烈摇晃,肆虐的海水不断打进我们的船舱,我们从上到下全身都打湿了,此时内心充满了恐惧,因为随时随地我们的快艇就有被海浪掀翻的可能。
我们很害怕就这样消失在大海里,与此同时我们立刻也想到了慈悲的观世音菩萨,于是大家停止了尖叫,开始不停的念观世音菩萨的佛号,大家一起双手合十祈请菩萨慈悲保佑我们能度过这个劫难。我也对观世音菩萨发愿,我这一生都愿意现身说法,度更多有缘众生,让更多的人知道菩萨的存在,菩萨的慈悲,菩萨的法力无边。
因为这天出海怕弄湿了护身符,都没戴在脖子上。好在我放在了随身的包里,我立即拿出护身符戴在身上,我祈求菩萨慈悲保佑我们这一船佛友都能平平安安的。
我双手合十眼望着天空,不停的念着佛号,渐渐的我的心里恢复了平静,即便船摇晃的再厉害,风浪再大,我心中的恐惧感已渐渐远去。因为我坚信,菩萨一定会保佑我们的。我面带着微笑注视着天空,菩萨慈悲啊,让我在天空中看见了弥勒佛菩萨,看见了观世音菩萨,我知道我们不会有事了。海上的风浪寒气逼人,大家都冻得穿上长袖的外套,披上了毯子,可是我的后背一直很热,我知道这是菩萨的加持,菩萨的力量。
就在我看到了菩萨以后没多久,天上原本的乌云渐渐散去,太阳透过云朵放出了光芒,洒在了我的头上身上。我急忙让同事看,大家会心一笑,都知道菩萨来了,来救我们了。最终我们安全的回到了码头,大家再次双手合十,再次感恩菩萨保佑我们平安回来。这样危险的情况连当地的导游这么多年的经历都没碰到过。他说之前出海都是海浪1米左右,而我们这次的海浪是在3-5米。
第二天,导游告诉我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出海当天由于风浪太大另外有两只船相撞翻船,有三个国人消失在了这片大海里,而后来看见了新闻知道其实是6个人出事了……
在为这些消逝的生命惋惜,在感叹人生无常的同时,我更是觉得自己和这些学佛念经的同事们是多么幸运,因为学佛了我们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们有菩萨的慈悲保佑,我们念经也能帮助自己消灾免难。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和我们一样幸运,赶紧学佛念经吧,你也能像我们一样将自己的命运,将自己的生命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次回来之后,我也好好的反思了一下。有了一些感悟。
第一点感悟,其实很多事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所有的果都是因为有了之前的因才会形成的。那天我将这段经历发在了朋友圈之后,就有师兄这样回复我“现在的环境已经不适合把时间花在玩乐上,有的地方是不能去的,共业重的地方尽量少去,到处充满了危险”,看见了这条回复,我想起了去普吉岛的第二天,导游带我们去的一个景点正好是当年海啸发生时一艘翻掉的船的遗骸。当时看见了,我心里也有隐隐的感觉,觉得这个地方一定有共业,其实是不适合来的。师兄也指出,学佛人不应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旅游上,要好好修,以后到了天上,会有更美的景色等着我们,那是人间根本没有的。很感恩师兄对我的帮助与点拨,师父也确实是一直这样提醒我们这些佛子的。所以借着这次分享的机会告诉大家,希望让更多的师兄们了解,不要去一些共业重的地方,以免遇到我这样的危险情况。更不要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去做一些无谓的事情,要开悟,这些都是空的,我们只有要好好修行,才能回家去欣赏真正的美景。
第二点感悟,师父开示的369的岁关一定要重视,才能化险为夷。那年我儿子是13周岁,而我再过三四个月就是39周岁了,我都是按照师父的开示,在规定的时间里给儿子还有早早的给自己念诵了化解岁关的小房子。369的岁关确实是会有一些难关、一些劫难要去面对,但是感恩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化解的方法。所以虽然我们碰到了危险,但是菩萨还是保佑我们度过了难关,化了一劫啊。
第三点感悟,灾难临头,要方寸不乱,要有信心。观世音菩萨妈妈真的慈悲,会闻声救苦,所以在危难来临时一定要不停呼喊菩萨的佛号,就像师父说的,孩子有危险了呼喊妈妈,妈妈会听不见吗?会不来救我们吗?
此外,也有师兄提醒我,我们现在念经了,其实一直会有感应的,如果预感到有不好的事会发生,要尽量避免去做。出远门前也要给自己多烧小房子。要经常和菩萨讲今天到哪里去,去做什么事,请菩萨保佑等等的话,菩萨妈妈是不会嫌我们烦的。
再次感恩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感恩南无弥勒佛菩萨!
感恩恩师卢军宏台长师父!
感恩众龙天护法菩萨慈悲!
感恩师兄们对我的莫大帮助!
在分享中如有不如理不如法的地方还请诸佛菩萨慈悲原谅,请师兄们批评指正!
感恩合十


最新回复 (0)
返回